梦中南柯

我真嫉妒您啊

秋山:







今日开篇写红莲,手生得不行,和兔兔诉苦,说我这人啊,生平最记恨天赋型选手,那些个故事一个个都跟玉石里蹦出来的一样,不像是人能写出来的。




兔兔听了没说话,很久才回:我一生也最恨天赋型选手。你就是我眼里的天赋型选手。谁知道你怎么什么都无师自通呢?




我见了这句心里一阵发酸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

兔兔以前写文,我不写,我插科打诨成日傻乐;后来我们一起写;再后来兔兔不写了,追星了,我还在写。倒也不是什么大事,平日也没生出什么龃龉。偏生我今日卡在这里,时间紧迫,还有一堆题等着做,向前看前路又渺茫,恰逢谈起这个,只能感到如鲠在喉。






我之前在“人在少年梦中不觉”里写过这样一段话——这不像有的人天赋是养猪,读了大半辈子书,在国企做白领做了三十年,税后到手依旧六千五,终于一天下乡去农家乐陶冶情操,这才幡然醒悟自己的天赋是养猪,只是此时已为时晚矣,只能继续回去做白领。


很多人以为这是句浑话,可对不起,这不是我本意。


人生中大部分时候,有一些事物,你选择了它,但它未必会选择你。一切真意都是空买空买,并非等价交换。你在梦中见到它,散发出壮丽的光辉,拥有某些富丽的东西,你知道你的幸福就在它之中。以至于,你明明才从长睡中醒来,却又哭着愿意再回到梦中……






塔希里亚故事集里有个法师叫斯布雷斯。斯布雷斯年轻时学法术,因没有天赋,吃过很多苦,罹过很多难。多年后,经过不懈努力,斯布雷斯终于美梦成真,夙愿达成,做了梦想中的大法师。




在斯布雷斯做大法师的日子里,曾收过一个七十四才开始学习法术的学徒。学徒前半辈子都在为生活奔波,到了这个年龄了才闲下来,有空做点别的。学徒拜师的时候对斯布雷斯说:其实我只是好奇,法术能学一点是一点吧……




可就是这样说的学徒,偏偏就是这样说的学徒,却在之后展现了斯布雷斯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天赋。那一刻,斯布雷斯气得破口大骂:这些年来你都干了什么呀!老混蛋?




老混蛋回答,我在生活啊。




斯布雷斯恨起来,不死心的继续问:你难道从没受到过感召吗?从没感到冥冥之中注定有一条路要走吗?甚至……从没觉得失落,遗憾或若有所失吗?




老混蛋反问:我为什么要遗憾,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?




斯布雷斯被堵得哑口无言,再没话可说。






其实斯布雷斯年轻时,和他一起学习法术的还有另外两个学徒,帕尔卡和艾梅达尔。他们都拥有令人艳羡的魔法天赋。但他们两个,一个想做诗人,另一个想结婚。唯独最为没有天赋的斯布雷斯,梦想是做一名法师。




我永远记得曾有人这样问过斯布雷斯:您年轻时最想做什么,老师?


而斯布雷斯如此回答:想做法师,哪怕是最蹩脚最愚蠢的法师——只要是法师就行了……






就在这一瞬间,我真实的为斯布雷斯难过。




尽管此刻是他至高无上的幸福。








我不是兔兔的学徒,兔兔对写作并不执迷,兔兔也不是我的斯布雷斯。但但凡在这世间,他人即地狱,我终将拥有我的学徒,也终将成为某人的斯布雷斯。




那样一个时刻里,狂风乍起,天降大雨。恐怕面对我的学徒时,除了“我真嫉妒您”,我将无话可说。




昨天我和朋友一起看pd48,里面最新一期评选视觉c位,有一个女孩子说,我憎恨她的美貌。说这一句话时,里面加了特效、音乐,以及所有一切美好的元素。女孩笑得很甜,看起来像是玩笑话。朋友说天啊,她好实在啊!唯独我知道,这根本不是一句玩笑话。她的恨是真的,不甘也是真的。


这不就是我,也不正是任何人吗,我吃着冰淇淋这样想着。



评论

热度(98)

  1. 梦中南柯秋山 转载了此文字